吉林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寒门福妻 > 第一百七十七章
    晏清也笑了笑,不慌不忙的从袖袋里掏出了一张纸笺,她展开了白纸黑字的纸笺,拿起给倪先生看了一眼道:“我知道倪先生记性不好,所以我都替你写了下来,还好倪先生昨日不小心沾到了印泥,又不小心留了五指手印在上面”

    “你…?”倪先生面露惊诧之色,负手身后紧握右手,原来是这个女人耍的诡计,呵!他笑道:“谁会相信上面是倪某的手印?苏夫人!”他四下看了看凑近晏清身侧低声接着道:“还望苏夫人顾及一下倪某的面子,至于那幅书画和四十八两银子,倪某定会奉还给苏夫人,如何?”

    他说完,见苏夫人无动于衷,一时没办法又妥协道:“那要么这样吧!我再多给四十两银子,如何?”

    晏清一笑道:“倪先生未免太小瞧我了。假若今日是鸿雁堂输了,我想倪先生会牢记你说过的话吧?我不防告诉你,鸿雁堂非但不会在青阳街消失,今时日后,都会存活的好好的。而倪先生,今日务必信守承诺,当着所有画客们的面,向我们鸿雁堂道歉”

    “你…你怎么就不识抬举呢?”倪先生气急败坏的质问。

    “倪先生还是给大伙们省点时辰吧!不是每位都像倪先生如此清闲的,若不是你这次闲的挑事,也必定不会面临这种处境,不是吗?”晏清可不吃他那一套,丝毫没有退让一步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那倪某执意不依呢?”倪先生态度强硬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县丞府的贡公子是我夫君的知交好友,只要我将纸笺交给他,就不是几句道歉的话那么简单了!”晏清自认不是好欺负的主。

    听了,倪先生无话可说的沉了口气,瞥了一眼身旁的女人,看向走到台下的画客们道:“各位,今日画赛已经分出胜负,在此,我倪某人之前与苏夫人有过约定,若鸿雁堂赢…赢了,我倪某还回书画和四十八两银子,并向鸿雁堂抱歉,不该自以为是想扳倒鸿雁堂…”

    倪老板这忽如其来的道歉,顿时让画客们之间议论纷纷,好似经过今日的这场画赛,认清了倪老板的为人。

    晏清不顾画台下的交头接耳的议论声,提醒倪先生一句道:“倪先生这就说完了?是不是还忘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还有什么?”此刻,倪先生恨不得打个地洞钻进去。

    苏晋事先从娘子口中只得知,倪先生拿画客当卖的书画去画馆挑事,想与鸿雁堂一较高下。他确实怀疑过倪先生的动机,却不从想,倪先生竟心怀歹心,借此机会置鸿雁堂于死地。

    他奉劝道:“倪先生若还有该说的话忘了说,不防看看那张纸上,直言告诉各位”

    “苏先生,你…不必了!”倪先生再也不想看到那张白纸黑字,他清咳了两声无奈道:“倪某日后见到苏先生一次,都得对苏先生说一次对不起”

    “那你现在说了吗?”晏清问他。

    一听,倪先生怒眼看她,可一见这个女人丝毫没有畏惧他的样子,又清咳一声道:“苏先生,对不起”

    晏清也笑了笑,不慌不忙的从袖袋里掏出了一张纸笺,她展开了白纸黑字的纸笺,拿起给倪先生看了一眼道:“我知道倪先生记性不好,所以我都替你写了下来,还好倪先生昨日不小心沾到了印泥,又不小心留了五指手印在上面”

    “你…?”倪先生面露惊诧之色,负手身后紧握右手,原来是这个女人耍的诡计,呵!他笑道:“谁会相信上面是倪某的手印?苏夫人!”他四下看了看凑近晏清身侧低声接着道:“还望苏夫人顾及一下倪某的面子,至于那幅书画和四十八两银子,倪某定会奉还给苏夫人,如何?”

    他说完,见苏夫人无动于衷,一时没办法又妥协道:“那要么这样吧!我再多给四十两银子,如何?”

    晏清一笑道:“倪先生未免太小瞧我了。假若今日是鸿雁堂输了,我想倪先生会牢记你说过的话吧?我不防告诉你,鸿雁堂非但不会在青阳街消失,今时日后,都会存活的好好的。而倪先生,今日务必信守承诺,当着所有画客们的面,向我们鸿雁堂道歉”

    “你…你怎么就不识抬举呢?”倪先生气急败坏的质问。

    “倪先生还是给大伙们省点时辰吧!不是每位都像倪先生如此清闲的,若不是你这次闲的挑事,也必定不会面临这种处境,不是吗?”晏清可不吃他那一套,丝毫没有退让一步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那倪某执意不依呢?”倪先生态度强硬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县丞府的贡公子是我夫君的知交好友,只要我将纸笺交给他,就不是几句道歉的话那么简单了!”晏清自认不是好欺负的主。

    听了,倪先生无话可说的沉了口气,瞥了一眼身旁的女人,看向走到台下的画客们道:“各位,今日画赛已经分出胜负,在此,我倪某人之前与苏夫人有过约定,若鸿雁堂赢…赢了,我倪某还回书画和四十八两银子,并向鸿雁堂抱歉,不该自以为是想扳倒鸿雁堂…”

    倪老板这忽如其来的道歉,顿时让画客们之间议论纷纷,好似经过今日的这场画赛,认清了倪老板的为人。

    晏清不顾画台下的交头接耳的议论声,提醒倪先生一句道:“倪先生这就说完了?是不是还忘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还有什么?”此刻,倪先生恨不得打个地洞钻进去。

    苏晋事先从娘子口中只得知,倪先生拿画客当卖的书画去画馆挑事,想与鸿雁堂一较高下。他确实怀疑过倪先生的动机,却不从想,倪先生竟心怀歹心,借此机会置鸿雁堂于死地。

    他奉劝道:“倪先生若还有该说的话忘了说,不防看看那张纸上,直言告诉各位”

    “苏先生,你…不必了!”倪先生再也不想看到那张白纸黑字,他清咳了两声无奈道:“倪某日后见到苏先生一次,都得对苏先生说一次对不起”

    “那你现在说了吗?”晏清问他。

    一听,倪先生怒眼看她,可一见这个女人丝毫没有畏惧他的样子,又清咳一声道:“苏先生,对不起”

    “嗯!”苏晋点点头,随即转过了身去,继续与冯叔聊起了《僧房扫叶图》此幅书画。

    晏清也笑了笑,不慌不忙的从袖袋里掏出了一张纸笺,她展开了白纸黑字的纸笺,拿起给倪先生看了一眼道:“我知道倪先生记性不好,所以我都替你写了下来,还好倪先生昨日不小心沾到了印泥,又不小心留了五指手印在上面”

    “你…?”倪先生面露惊诧之色,负手身后紧握右手,原来是这个女人耍的诡计,呵!他笑道:“谁会相信上面是倪某的手印?苏夫人!”他四下看了看凑近晏清身侧低声接着道:“还望苏夫人顾及一下倪某的面子,至于那幅书画和四十八两银子,倪某定会奉还给苏夫人,如何?”

    他说完,见苏夫人无动于衷,一时没办法又妥协道:“那要么这样吧!我再多给四十两银子,如何?”

    晏清一笑道:“倪先生未免太小瞧我了。假若今日是鸿雁堂输了,我想倪先生会牢记你说过的话吧?我不防告诉你,鸿雁堂非但不会在青阳街消失,今时日后,都会存活的好好的。而倪先生,今日务必信守承诺,当着所有画客们的面,向我们鸿雁堂道歉”

    “你…你怎么就不识抬举呢?”倪先生气急败坏的质问。

    “倪先生还是给大伙们省点时辰吧!不是每位都像倪先生如此清闲的,若不是你这次闲的挑事,也必定不会面临这种处境,不是吗?”晏清可不吃他那一套,丝毫没有退让一步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那倪某执意不依呢?”倪先生态度强硬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县丞府的贡公子是我夫君的知交好友,只要我将纸笺交给他,就不是几句道歉的话那么简单了!”晏清自认不是好欺负的主。

    听了,倪先生无话可说的沉了口气,瞥了一眼身旁的女人,看向走到台下的画客们道:“各位,今日画赛已经分出胜负,在此,我倪某人之前与苏夫人有过约定,若鸿雁堂赢…赢了,我倪某还回书画和四十八两银子,并向鸿雁堂抱歉,不该自以为是想扳倒鸿雁堂…”

    倪老板这忽如其来的道歉,顿时让画客们之间议论纷纷,好似经过今日的这场画赛,认清了倪老板的为人。

    晏清不顾画台下的交头接耳的议论声,提醒倪先生一句道:“倪先生这就说完了?是不是还忘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还有什么?”此刻,倪先生恨不得打个地洞钻进去。

    苏晋事先从娘子口中只得知,倪先生拿画客当卖的书画去画馆挑事,想与鸿雁堂一较高下。他确实怀疑过倪先生的动机,却不从想,倪先生竟心怀歹心,借此机会置鸿雁堂于死地。

    他奉劝道:“倪先生若还有该说的话忘了说,不防看看那张纸上,直言告诉各位”

    “苏先生,你…不必了!”倪先生再也不想看到那张白纸黑字,他清咳了两声无奈道:“倪某日后见到苏先生一次,都得对苏先生说一次对不起”

    “那你现在说了吗?”晏清问他。

    一听,倪先生怒眼看她,可一见这个女人丝毫没有畏惧他的样子,又清咳一声道:“苏先生,对不起”

    “嗯!”苏晋点点头,随即转过了身去,继续与冯叔聊起了《僧房扫叶图》此幅书画。

    晏清也笑了笑,不慌不忙的从袖袋里掏出了一张纸笺,她展开了白纸黑字的纸笺,拿起给倪先生看了一眼道:“我知道倪先生记性不好,所以我都替你写了下来,还好倪先生昨日不小心沾到了印泥,又不小心留了五指手印在上面”

    “你…?”倪先生面露惊诧之色,负手身后紧握右手,原来是这个女人耍的诡计,呵!他笑道:“谁会相信上面是倪某的手印?苏夫人!”他四下看了看凑近晏清身侧低声接着道:“还望苏夫人顾及一下倪某的面子,至于那幅书画和四十八两银子,倪某定会奉还给苏夫人,如何?”

    他说完,见苏夫人无动于衷,一时没办法又妥协道:“那要么这样吧!我再多给四十两银子,如何?”

    晏清一笑道:“倪先生未免太小瞧我了。假若今日是鸿雁堂输了,我想倪先生会牢记你说过的话吧?我不防告诉你,鸿雁堂非但不会在青阳街消失,今时日后,都会存活的好好的。而倪先生,今日务必信守承诺,当着所有画客们的面,向我们鸿雁堂道歉”

    “你…你怎么就不识抬举呢?”倪先生气急败坏的质问。

    “倪先生还是给大伙们省点时辰吧!不是每位都像倪先生如此清闲的,若不是你这次闲的挑事,也必定不会面临这种处境,不是吗?”晏清可不吃他那一套,丝毫没有退让一步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那倪某执意不依呢?”倪先生态度强硬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县丞府的贡公子是我夫君的知交好友,只要我将纸笺交给他,就不是几句道歉的话那么简单了!”晏清自认不是好欺负的主。

    听了,倪先生无话可说的沉了口气,瞥了一眼身旁的女人,看向走到台下的画客们道:“各位,今日画赛已经分出胜负,在此,我倪某人之前与苏夫人有过约定,若鸿雁堂赢…赢了,我倪某还回书画和四十八两银子,并向鸿雁堂抱歉,不该自以为是想扳倒鸿雁堂…”

    倪老板这忽如其来的道歉,顿时让画客们之间议论纷纷,好似经过今日的这场画赛,认清了倪老板的为人。

    晏清不顾画台下的交头接耳的议论声,提醒倪先生一句道:“倪先生这就说完了?是不是还忘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还有什么?”此刻,倪先生恨不得打个地洞钻进去。

    苏晋事先从娘子口中只得知,倪先生拿画客当卖的书画去画馆挑事,想与鸿雁堂一较高下。他确实怀疑过倪先生的动机,却不从想,倪先生竟心怀歹心,借此机会置鸿雁堂于死地。

http://www.51yulong.com/15_15090/5932540.html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http://www.51yulong.com
吉林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http://m.51yulong.com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