吉林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反穿之岁月如娇 > 第410章【大结局】
    三年后,华夏京都。

    覃君尚坐在院子里,看着正在对垒的覃御希和田牧歌,嘴角储着笑,颇为满足。

    三年前,覃君尚亲眼看到罗茗娇跳下悬崖,那一瞬,他的心如追冰窟、好像跟着罗茗娇那一跳也陨落了。不仅是他,包括慕容桦在内,大家都以为罗茗娇必死无疑。

    没想到,慕容桦放弃了,覃君尚的坚持,竟让他真的找到了罗茗娇。

    罗茗娇没有坠落崖底,被滔滔江水淹没冲走,而是落在了悬崖半腰上的树上。

    十多米的落差,只让罗茗娇受了点轻伤,覃君尚将人带回去,一番救治、调养,没多久,罗茗娇就大好了。

    最令覃君尚惊喜的是,罗茗娇不仅回来了,还想起了以前的点滴。经历了坎坷之后再重逢,两人的感情得到了升华,那种相视一笑便心意相通的默契,让两人的周身仿佛都笼罩着一层暖暖的光晕。

    事实也确实如此,自那之后,两人心中对彼此再无芥蒂,他们的家变的空前的融洽。

    俗话说,人逢喜事精神爽,或许是心情的关系,罗茗娇和罗长生心情好,工作起来心无旁骛,更出成效;覃君尚心情好,连带着罗茗娇和罗长生给他的双腿做治疗,也达到了事半功倍的效果。

    覃君尚的腿再三年前的过度损伤后,能站起来已经是奇迹,没想到,经过罗茗娇和罗长生三年的细心治疗与调养,愣是创造了新的奇迹。

    如今的覃君尚,虽然双腿的行动力,比不上习武的健全人士,但与常人相比,已经强过了很多。

    三年来,罗茗娇在医学上的成就,成了当今华夏宗师级的人物,以她为主导的研究已经申请了好几项专利,有了专利,有了自己的产品,罗氏药业的产品也渐渐丰富起来。

    而拥有了几款炙手可热的新药的罗氏药业,其在市场上的地位,也渐渐被世人周知,如今的罗氏药业,市场遍布海内外,已经成了当下名副其实的药业大集团公司。

    罗茗娇当初参演的那部《金宫缘浅》剧目,因她在剧中的精彩表演,深入人心,前期很多影视公司想邀请罗茗娇重操旧业,都被她拒绝了。

    一般这种现象,拒绝了,便会与公众渐渐远离,可随着罗茗娇在医学上的造诣,她的人气不降反增,算的上华夏有史以来,第一位医术明星了。

    罗茗娇的事业蒸蒸日上,覃君尚也不甘示弱,当初虽然平安将罗茗娇带了回来,但慕容桦的所为却彻底激怒了覃君尚,他支持慕容越与慕容桦夺产。

    两年前,在慕容家的股东大会上,覃君尚突然以股东的身份出现,成了慕容家的新当家。

    随后,慕容桦成了流落平原的老虎,甚至遭到了暗杀,是覃君尚的人救了慕容桦的命,覃君尚将人救回来后,听了罗茗娇的建议,秘密给慕容桦注射了消除记忆的药剂。

    经过再次改良的药剂,效果比罗茗娇使用的时候,显著,仅用了半年时间,慕容桦就清醒了。

    慕容桦的记忆被清除,眼中没了仇恨、没了欲望。

    覃君尚以为慕容桦已经得到了新生,只有罗茗娇知道,慕容桦的状态或许只是个过度,说不好什么时候,那被压制在身体里的另一个灵魂会再次苏醒。

    “将!”覃御希惊喝一声,吃掉了田牧歌的主帅,成了赢家。

    他得以的扬着棋子儿说:“虎子哥,你再不认真,下盘我还大杀四野,吞了你的主帅!~”

    田牧歌正要说话,突然听到屋内传出一阵婴儿啼哭,不只是田牧歌,覃御希和覃君尚都听到了,覃御希饶有兴致的看着田牧歌,那样子好像在等着看好戏,而覃君尚却皱起了眉头,看田牧歌的神色颇为嫌弃。

    田牧歌似乎早就司空见惯了,他苦着一张脸,有些不情愿的起身进了屋。

    片刻后,田牧歌再出来,身上挂着个粉嘟嘟的奶娃娃,奶娃娃用她胖乎乎的小手抓着田牧歌的衣服,咿咿呀呀的说着什么,而此刻的田牧歌,哪里还有进门前的愁容。

    覃君尚起身,想要接过奶娃娃,刚伸手,小家伙就一甩大脑门搂紧了田牧歌,留给覃君尚一个后脑勺,覃君尚酸溜溜的看看还没一岁的闺女,心里那叫一个酸溜溜。

    不过很快,覃君尚看到了自家媳妇,罗茗娇怀里也抱了个奶娃娃,只是这个奶娃娃穿着的是天蓝色的娃娃装,与田牧歌怀里那个穿着粉色娃娃装的奶娃娃,是双胞胎。

    罗茗娇将小儿子塞给覃君尚,看了眼棋局,笑着说道:“师父很快过来,先别下了,进屋吧!”

    覃君尚抱着小儿子,含情脉脉的看看妻子,脸上哪还有半点不高兴。

    罗茗娇转身时,回头看了看远方,哪里是晨光升起的地方,而哪里也藏着另一个她的去向。

    三年前,她本抱着必死的决心,没想到师父文老送她的那枚水滴吊坠不是凡物,在关键时刻,给了她生的机会,不仅如此,还让她想起了一切,包括身体原主的过往。

    原来,覃御希的亲生父亲,真的是覃君尚。

    只是当年,那些事发生的时候,身体原主遭受了太多的压力,加上随后怀孕,她整个人都有些混乱,渐渐的,更是屏蔽着一切,紧紧的卷缩了起来。

    直到异世的她占据了这具身体,身体原主更是选择了逃避,沉默。

    可是后来,罗长生为了救女儿和女儿肚子里的孩子,抹掉了她的记忆。

    药物刺激了大脑神经,不仅消除了她的记忆,连身体原主的记忆也随之消失,失去了记忆的身体原主在她不知道的时候,渐渐的苏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这才有了后来两人共用一个身体的事情。

    不过,在她冲向悬崖,决意共死的时候,水滴石救了她们,让她们想起了过往,身体原主也是个善良的女子,或许她看清了过往,知道数年的别离,人生已经不属于她,所以选择了离开。

    身体原主的选择,在两人相视一笑的瞬间,她已经明悟,只是她什么也改变不了,因为她只是个异世游魂,主导权始终在身体原主手里,要不是水滴石的帮助,她甚至连站出来的资本都没有。

    苏醒过后,她将当初的景象画成了一幅画,白色的光晕笼罩着双眼紧闭横躺着的身体,而身体两侧,悬空站着两个微微泛光的她,她们相视而笑,那一刻,仿佛成了永恒。

    而她,也只能用这种方法来怀念身体原主。

    那幅画,一直挂在她的书房里,师父对那幅画的评价很高,有人想出高价购买,可是那是埋藏在她心里的秘密与祝福,又怎会割舍!

    晨光托着骄阳缓缓升起,岁月如那骄阳一般,平淡又充满了蓬勃朝气。

    这样的日子,罗茗娇很喜欢,她总觉得,那个寻着阳光离开的另一个她,也在世界的某个地方,幸福着。

    

http://www.51yulong.com/15_15097/5934498.html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http://www.51yulong.com
吉林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http://m.51yulong.com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